湖北日报:泵站里的坚守
信息来源:湖北日报   发布时间:2018-11-22 15:57:36

    这里,承担着武汉经济技术开发区包括汉南区及蔡甸区850平方公里的排涝抗旱任务,是汛期涝水外排的唯一通道。
    这里有一站、两闸:电排站,东城闸、蚂蚁闸。
    这里是位于四环线外,大军山脚下的大军山泵站。
    一群泵站人在这里扎根,为百姓的岁月静好负重前行。
    高坎上的“板桥”
    11月7日,阴雨绵绵。湖北日报全媒记者驱车来到大军山泵站东城闸。一位黑瘦的老人打开闸室门,门口是9米高的高坎。老人麻利地拿出一块1米来长、宽约30厘米的红色木板,从门口到马路搭起一座“桥”。“进来瞧瞧吧!”。记者本能地后退一步,倒吸一口凉气。
    “为什么不把这里连起来,装个栏杆?”记者不解地问。“主要是防盗,早些年,还有不少人来盗设备,这样来冒险的人就少了。”老人说。
    老人名叫尹正辉,是大军山泵站管理处前任主任,他退休前最后一站,就是守闸。不光是他,临近退休去守闸是这里的传统。
    每天早上8点,尹正辉都会准时出现在东城闸,打扫卫生,查看水位,清理闸道附近的杂草……然后,再去蚂蚁闸。
    “太平日子工作简单,遇到汛期可不是这番光景。”尹正辉说,2016年汛期,马影河水位居高不下,服务区面临严重内涝威胁。泵站工作人员轮流负责值守东城闸。7月6日凌晨1时,泵站35千伏供电线路发生雷击跳闸事故,泵站供电中断,全部机组停止运行。前池水位暴涨,很快水面距离泵房的通风窗口仅0.5米。一旦泵房进水,将导致抽排系统全面瘫痪。刚刚值完夜班的职工,立刻赶回现场。大军山泵站现任书记杨家彪连日劳累导致急性肠炎发作,仍忍着剧痛,带头肩抬背扛。经过3个多小时的奋战,装填近500袋沙袋,终于封堵了全部窗口。

    水底清污

    “泵站工人,上能攀9米高的轴,下能钻直径1.6米的管子。适应在高分贝、高温环境中作业,还要懂各种电路图。”大军山泵站电排站站长俞伟说,每年冬天,是泵站机器冬修的时节,要为来年防汛做准备。
    “泵站检修,抽干水的时候,这里就跟过节似的。”杨家彪说,虽然已入寒冬,但丝毫挡不住大家的热情。大家穿着下水衣跳进水里,一摸就能摸到一条大鱼。
    狂欢过后,大家会到水里拿小铲子除闸上的锈、上漆,对水下设备进行保养。
    “水位高的时候,也要下水。”杨家彪说,2009年,持续下雨,通顺河水位不断上涨,很快超过警戒水位,大军山泵站十台机组满负荷运行。然而,大雨从上游冲来大量杂物,导致拦污栅前后产生较大水位落差,水无法排出。如果情况持续,会造成整个汉南区大面积内涝。泵站工作人员全员上阵,在湍急的渠道里撑船辅助清淤机清除大型木头,在湿滑的岸边用捞子捞小型漂浮物。持续近6个小时,才把杂物打捞干净,确保来水通畅。

    泵站的未来

    从大军山泵站步行到最近的公交站点需半个小时,公交站只有一趟公交,每小时只有一趟车。
    1978年12月,泵站建成。2012年招录了一批大学生,陈萌是其中之一。工作地点偏僻,工作内容单调乏味,年轻人如何守得住?陈萌说:“亲历2016年的那场暴雨后,我看到了泵站人的精诚团结,明白了我们工作对服务区人民的意义,我愿意留下。”
    高亮是一位泵二代,他的父母将青春奉献给了这里。他依然选择走父母的路。虽然目前正借调到水务局机关,但他坚定地说:“我的根在大军山!”
    现在单位已经建立起了“劳模创新工作室”“职工书屋”,修缮了职工值班室……杨家彪说,一切都在向好的方向前进,我们正按照市水务局的要求,通过事业留人、感情留人、环境留人,让更多年轻人扎根大军山。


(转载自湖北日报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