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与水为邻,历史的足迹我曾踏过”
信息来源:本站原创   发布时间:2018-11-29 10:10:03

  “山更绿、水更清,我们看到的城市越来越美好。”近日,数名见证与参与城市水生态文明建设的亲历者讲述了过去40年身边发生的故事。

    退休老教师:

    三镇险段变身百里画廊

    10月10日清晨,家住三阳路的叶先生来到汉口江滩,在绿树成荫、鸟语花香中,开始了晨练。两年来,这位退休老教师,已将此作为一种生活习惯。

    在他的记忆中,多年前,这里临江曾是一道土堤,高低不等、残缺不全。以前发洪水,脱坡、管漏、管涌等险情总有发生,防汛的人堤上堤下忙得脚不沾地,“他们防汛忙,我们看着也是心惊。”

    “防汛是天大的事”,40年来,武汉堤防建设从未停止。1998年起开展江滩环境综合整治,昔日险点变景点;2004年启动连江支堤建设和武汉周边6个分蓄洪区建设,武汉市逐渐形成长达808公里的堤防体系,并形成汉口、武昌、汉阳三个独立的防洪保护圈以及新城区14个防洪区。堤防成为城市防洪安全的生命线。

    其中,全市已建成总长约58公里、总面积约670万平方米的两江四岸江滩滨水空间,成为市民休闲娱乐的理想场所。叶老师感慨,现在行至江滩,不费气力就能亲近长江,真的太幸福了。

    污水处理厂老厂长:

    见证东湖水质迎来拐点

    陈亚力在污水处理厂摸爬滚打多年。本世纪初,武汉市积极布局污水处理厂,迎来了历史上罕见的污水处理厂及地下污水管网建设高峰,陈亚力也迎来了他职业生涯的“黄金期”。他回忆当年在沙湖污水处理厂和龙王嘴污水处理厂工作的场景,机器轰鸣、车辆穿梭、人头攒动,厂区内总是一片繁忙。

    多年的建设、完善、升级过后,“穿山入地”建立的全市骨干污水收集网已经形成。与此同时,水体截污工作也在同步跟进,排口逐个“销号”。围绕东湖,至2015年黄家大湾排口关闭,东湖彻底终结了大规模污水直接入湖的历史。2016年东湖水质迎来“拐点”,主湖水质进入“Ⅲ类时代”。陈亚力感叹,经过不懈努力,东湖以前常出现的“翻塘”已成为过去式。

    “现在大家对城市环境的要求越来越高。”陈亚力说,如今武汉将沙湖污水处理厂和二郞庙污水处理厂、落步嘴污水处理厂进行升级扩建,与新建的北湖污水处理厂“四厂合一”。目前,串起四厂的大东湖核心区污水传输系统工程正在建设中,预计2019年完工。届时,大东湖地区的污水将通过长约17.6公里的深隧传输至污水厂内高标准处理后排放。

    如今,“东湖是武汉的明珠,是城市的生态绿心。”陈亚力为曾参与东湖治污感到自豪。

    牛山湖周边村民:

    牛山湖重回梁子湖怀抱,5万亩“水下草场”初现

    2016年夏天,为应对梁子湖流域严峻防洪形势,梁子湖与牛山湖隔堤爆破,梁子湖流域的牛山湖正式破垸分洪。与梁子湖分别30多年的牛山湖重回梁子湖怀抱,从此永久性退垸还湖,休养生息,重建生态。

    东湖高新区龙泉街升华村村民老张回忆道,从父辈开始,全家就在这片水域生活,直到1979年牛山湖大堤建成,很多村民开始靠湖边种田、养鱼为生。

    “炸大堤是为了救大湖,也是为了保住周边百姓的生命财产安全。”老张说道,“虽舍不得这片湖田,但也明白‘水循旧路,水回娘家’这个道理。”

    事实上,退垸还湖不仅解决洪水的燃眉之急,还能扩大水面,减少湖泊养殖污染,增强湖泊的自净功能。

    如今的牛山湖与梁子湖融为一体。透过清澈透亮的湖水,可以看见水下植物一簇簇连片铺在湖底,蓬勃茂盛,一片5万多亩的“水下草场”初现,“还湖于民,还湖于史,还湖于未来”的理念,在这里成功实践。

    上月11日,在全市街道(乡级)河湖长示范培训班上,牛山湖街道级湖长郭斌分享了创新做好牛山湖治理保护的经验。他说,通过“三长联动”,群众关心关注的河湖环境问题得到了强力破解。目前,武汉市共设立市、区、街、村(社区)四级河湖长2672名,在官方河湖长充分履行责任的基础上,民间河湖长队伍正不断壮大,数据河湖长功能也在日益渐强。


(转载自长江日报)